背景

联系站长

  • 图标

    站长:阿耀

  • 微信

    WX:2121212

  • QQ

    QQ:2121212

【天富登录】它陷入宅斗的旧套路 却没能打开家宅剧的新格局

更新时间:2021-03-31 07:00点击:

  在IP网文改编界一直有一种说法:言情领域的“宅斗文”,就和起点男性频道的“玄幻文”一样,没法改好。

  目前上线一个月的《锦心似玉》(下文简称《锦》)再次验证了这一判断。《锦》是当之无愧的大IP,拥有极高的起点。它改编自起点女性频道“大神”吱吱的名作《庶女攻略》,光收藏就有20万人次,也在宅斗文界带起一阵“庶女逆袭”的风潮,以至于同类分支直接被命名为“庶女流”。

【天富登录】它陷入宅斗的旧套路 却没能打开家宅剧的新格局

  谭松韵主演的《锦心似玉》剧照

  但《锦》开播以后,豆瓣评分从6.5一路稳步下跌到了6.1分,社交媒体上也几乎悄无声息,可谓高开低走。

  《锦》到底输在了哪里?答案是:它在家庭戏、言情戏和职场戏之间来回切换,从根本上搞错了剧的类型元素。而这个类型混淆问题,正是网络宅斗文影视化中挥之不去的噩梦。

  “宅斗戏”是平民版“宫斗戏”

  但宅斗戏的领域里还没有出现任何一部像宫斗戏《甄嬛传》那样的类型天花板

  剧情一开篇,庶女罗十一娘(谭松韵饰)落水后,被陌生男子——也就是男主角徐令宜(钟汉良饰)贴身相救。这是典型的古装甜宠戏逻辑:男女交往自由,身体接触是感情催化剂。但紧接着的剧情里,一位名门嫡女被陷害,换裙子时遇到男主角,就只能委身为妾,这又是很典型的宅斗戏逻辑:名节第一,男女授受不亲。

  都说做戏做全套,当剧中人人都讲究“守规矩”“懂礼法”,只有女主一个人的画风是独立大女主,我行我素不受约束时,这种很明显的双标,对类型剧的可信度就造成了不可逆的伤害。

  要分析宅斗文乃至于据此改编的宅斗戏,首先必须溯源到宫斗文和宫斗戏。

  宅斗这个类型,长期一直被认为是宫斗戏的平民版,着力描绘在封闭的小空间里女性间的爱恨情仇。但宅斗戏的领域里却没有出现过任何一部像宫斗戏《甄嬛传》那样的类型天花板,为何?

  首先,宅斗戏从来就不是职场剧。

  无论宫斗戏和宅斗戏,在影视化改编思路上很相像,都力图以“女性职场戏”方向引起当代女性观众的共鸣。但后宫可以类比职场,是因为它争斗的重心不是君王的爱情,而是通过攀附皇权获得权力,实现阶层飞跃。而贵族家庭的后宅显然要生活化、散漫化得多,无论金钱、资源和阶层划分都不能和残酷的宫廷生活相比,并不具备天然的职场特征。

  宅斗戏的残酷性,从一开始就是当代人依据阴暗化的职场幻想编织出来的。就比如《锦》中被奉为圭臬的“嫡女一定嫁得好,庶女想嫁得好就只能做继室”,就不是普遍现象。明清时原配是庶女而继室是嫡女的例子不在少数。《红楼梦》中最著名的庶女探春,一样有掌家权,她的尴尬主要还是来源于母亲赵姨娘的不得体,而非嫡庶分明的压抑。

  其次,宅斗戏中,缺乏足够明确的主线和升级关卡。

  后宫制度十分方便游戏化:多层升级制度、悬殊的权力值差别,这也是一些此类剧目成功的基础:小宫女层层过关打怪,最后拿下大boss(皇帝)的心,具备了充分的爽感叠加。但后宅之中并没有后宫那么细的阶层划分,也不存在通过个人奋斗从庶女变嫡女的可能。

  这是网络宅斗文先天就存在的问题:小说里可以有大量心理描写,或针对某个人的一句话做长篇大论鞭辟入里的分析,但转换为影视语言,却意味着情节点不足,主人公的行动散乱,不能从小关卡堆积到大高潮,很难让观众一直保持兴趣。

  所以《锦》在改编时为了突出大女主,让她一再做出与这个危机四伏的宅斗世界相冲突的行为,又毫无道理地化险为夷,结果就是塑造出了既无生活逻辑,也缺乏戏剧魅力的角色。

  第三,宅斗戏的主角缺少真正贯穿的主线动机和内在欲望。

  大部分宅斗文都需要划分为两个明显的阶段:娘家的闺阁生活和婆家的婚后生活,这其实是两种类型剧的嫁接:前者是言情戏,主线动机是择偶;后者是家庭戏,主线动机是维护、稳固婚姻,处理家族关系。两者主打的气氛、卖点截然不同。

  评分高于《锦》的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》,选择了同时保留女主角的少女阶段和婚后阶段,同样没能避免前半截少女轻快、缓慢的闺中生活和后半截主妇斗继母、斗外室的琐碎操心发生割裂,剧情也变得拖沓糊涂。

【天富登录】它陷入宅斗的旧套路 却没能打开家宅剧的新格局

  赵丽颖主演的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》剧照

官方微信公众号